• 人工智能开发出“穿墙看人”新技术 2019-04-07
  • 丰田新皇冠实拍官图发布 外观更加运动化 2019-03-29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章 苏晚月死了?
    字体设置
        那丫鬟这才意识到,二皇子的神色不是那么好,难道是因为二皇子妃一直没有醒的原因吗?

        她的眼睛忽而扫到了一旁二皇子妃的床边,这一看,她不禁瞪大了双眼。风惜画一双平和的眸子,正在盯着她看呢,而且二皇子妃这会儿靠在床上,手里还捧着一杯温水。

        二皇子妃,竟然已经醒过来了!

        难怪,二皇子对于自己冲进来会这般不高兴,这二皇子妃刚刚醒过来,想必并不想让任何人打扰。

        但是此时此刻,她也没有回头路了,她已经慌不择路的冲了进来,就算再退出去,也来不及了。

        裴谦确实有些不高兴,自己刚想跟画儿说几句话,这丫鬟便这般不识趣的冲进来了?;褂惺裁词虑?,能比此刻画儿醒过来更重要呢。

        风惜画没料到,裴谦此刻居然会将不悦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他以前可是从来不显山露水的。但是这样的他,却让她没由来的感到有一丝好笑,这样的裴谦,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确实有些孩子气。

        裴谦有些不客气的说完之后,丫鬟的脸上明显有一丝犹豫,她站在原地,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明显有些为难。

        风惜画无奈的看了一眼裴谦,她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裴谦的手,以示安抚。裴谦侧过头,看向风惜画。

        风惜画没有看裴谦,而是转过头,看着那丫鬟,温和的说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丫鬟感激的看了一眼二皇子妃,她明显感觉到,在二皇子妃开口之后,二皇子的脸色好了许多??蠢?,在温柔的二皇子妃面前,二皇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二皇子妃人,是真的很好呀。

        丫鬟稳了稳心神,这才想起来自己进来要说的正事。她的神色间染上了着急,语气也有些急促。

        “二皇子、二皇子妃,出大事儿了,苏姨……苏小姐所住的房间,不知道为何,忽然起了一阵大火!如今府中许多人都在忙着扑火,但是一时半会儿的,这火还没被熄灭呢,奴婢便赶紧来通知二皇子了,没想到二皇子妃已经醒过来了,奴婢无意打扰到二位,但是……”

        丫鬟说着,一双眼睛有些怯怯的看着裴谦和风惜画。她险些便将苏晚月唤成苏姨娘了,要知道,她已经不是姨娘了,如今她在二皇子府中,已经没有任何的身份了。她只能硬生生转了个弯儿,将口中的苏姨娘改成了苏小姐。否则二皇子听到了,他本身便不高兴了,而且二皇子妃还在这里呢,他肯定会更不开心。

        “什么?”风惜画微微瞪大了眼睛,她看向一旁的裴谦,开口说道“夫君,你还在等什么,快些找人去灭火呀?!?br />
        裴谦自从了解到苏晚月的本性之后,他几乎都要以为,这些事情,全都是苏晚月一手做出来的了,只为了引起旁人的注意。

        上一次她上吊自杀,不也是如此吗?亏她还声泪俱下的说着自己究竟有多后悔,有多对不起画儿。

        到头来呢?画儿这么快就出事了,而罪魁祸首,依然是她。

        经历了这么些事情,裴谦已经完全不再信任这个女人了。对于他而言,这个女人,离得越远越好,尤其是画儿,只要她不出现在画儿的面前,画儿就不会出事。

        裴谦冷冷的说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起火?是不是苏晚月又做了什么事情?她现在在哪儿?”

        那丫鬟对于裴谦的态度,倒是没那么惊讶了。毕竟苏晚月所做的事情,如今天离国上上下下,有谁不知道呢?若是苏晚月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二皇子还对她摆出好脸色的话,那才是真的奇怪呢。

        毕竟如今二皇子这般关心二皇子妃。

        丫鬟怯怯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风惜画,随即开口说道“回禀二皇子,苏小姐……她似乎还在房中,没有出来,没有下人看到她从房中出来过?!?br />
        “你说什么?妹妹还在里面?夫君,你快些去救人呀?!狈缦Щ闪艘谎叟崆?,忍不住说道。

        裴谦看向风惜画,她眼中的责怪并不似作假,他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画儿,你怎地这般单纯和善良?你可知道,之前你昏迷了这么久,肚子里的孩子还险些保不住,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如今,你竟然还为她说话?她已经不再是二皇子府的人了,也不再是你的妹妹了。上一次,她用上吊的手段欺骗了本皇子,如今只怕是又要卷土重来了,这一次,本皇子不会再心软了?!?br />
        裴谦说完这番话之后,风惜画的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的惊讶,仿佛对于苏晚月陷害自己的这件事情,她并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一般。

        恰恰相反,风惜画看着裴谦,平静的说道“苏晚月做的事情,惜画其实内心很清楚,她对于惜画内心一向都只有恨意,毕竟惜画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但这并不代表,惜画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丢掉性命,一个人活着,有很多方式能够为自己赎罪,也有很多方式能够面对别人的报复,这不是惜画想要看到的结果,夫君,惜画虽然确实不喜欢苏晚月,毕竟她伤害了惜画这么多次。惜画不是圣母,但这一次,惜画相信这件事情并非是苏晚月所做的,所以您还是快些去救火吧?!?br />
        风惜画说完之后,看着裴谦,又补充了一句道“而且夫君,一个女子,若已经到了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引起旁人的注意,这样本身便已经足够可悲的了,不是吗?”

        裴谦定定的看着风惜画,他内心很清楚,风惜画并非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她也并非不去计较,也绝不是一个内心只有善良的人。

        相反,在裴谦的心里,风惜画是一个极具智慧的女子,她对这些事情,竟然看得如此的透彻,她有自己独特的想法。而不选择在一个人最落魄的时候,在她的身上继续踩上一脚,这恐怕是其他女子,根本做不到的吧。

        这也是为何,裴谦会慢慢的将注意力,从苏晚月的身上,转移到了风惜画的身上。这便是风惜画的魅力所在,而苏晚月,虽然她曾经确实楚楚可怜引人爱,但这种疼爱,能够持续多久呢?一个女子,唯有坚强独立,才会成为一朵盛开的最绚烂的花儿。

        而永不凋谢的花儿,在男人的眼中,才是最别具一格的。

        更何况,裴谦如今已经发现,风惜画才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女子,他又怎么可能会放下她呢?

        想到这里,裴谦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他的画儿,总是这般的出其不意。

        他转过头,看向那个一直不敢出声的丫鬟,淡淡的吩咐道“传本皇子的话,府中所有的守卫,都去灭火,确认一下,苏晚月是否真的在房中,若是真的在里面,尽力救出来?!?br />
        那丫鬟愣了愣,然后赶紧应道“是!奴婢这就下去传话!”说完之后,她便赶紧离开了风惜画的房间。

        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待会二皇子将火气都撒在她的头上,那可就倒大霉了。

        二皇子的命令果然有效,很快,全府的人都跑来灭火了。

        但是不知为何,他们泼了再多的水,火势却依然持续的蔓延,并没有被熄灭的架势。

        从火舌中隐约可以看出,苏晚月的房间早就已经从里到外,都烧透了。若是里面有人,恐怕也早就凶多吉少了……

        苏晚月,难道真的在里面?

        那些下人们自然不敢想什么,既然二皇子吩咐了他们灭火,那他们只管干活便是。

        但是这火焰,来得也实在是蹊跷。按道理来说,如今也不是干燥的夏天,二皇子府中的建筑,也不是那么轻易能够着火的。

        而且怎么偏偏,就是苏晚月这个房间着火了呢?

        虽然有很多的疑点,但他们都想不通。这件事,难不成是人为的?但是怎么可能呢?要说与苏晚月有深仇大恨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们的二皇子妃了。

        但是这会儿,二皇子妃也不过刚刚醒来,难不成她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更何况,他们的二皇子妃这般的善良,他们听闻,原本二皇子还有些不悦,若非是二皇子妃坚持要灭火,也许二皇子也不会这么快下令。

        若二皇子妃想要苏晚月死,她大可不必这样做呀。

        因此,此事绝对不是二皇子妃做的。

        苏晚月房前的大火,怎么也无法扑灭。下人们努力了足足一个时辰,竟然都没有将大火给扑灭。

        反而是两个时辰之后,大火将那小院吞噬得差不多了,又下了一会儿雪,火势这才慢慢的熄灭下来。

        漫天的黑烟,将二皇子府几乎都席卷了。那些下人们捂着口鼻,看着面前的大火。若非一场突如其来的雪,这场火还不知道要烧多久呢。

        风惜画已经被裴谦扶着,包裹的暖洋洋的,走到了附近。许多下人看到他们,纷纷冲着二人行礼,他们低着头,还听到二皇子的声音。

        裴谦一边扶着风惜画,一边轻声责备道“这边烟味这般大,外面又凉,你刚刚醒过来,为何执意要出来。若是着了凉,这可如何是好?”

        风惜画破天荒的没有理会裴谦的话,她转过头,问靠的最近的一个还提着水桶的侍卫道“可是找到苏晚月了?”

        那侍卫没想到二皇子妃会与自己搭话,他有些受宠若惊,但还是老实的摇了摇头,说道“回禀二皇子妃,属下们已经找遍了整个二皇子府,都没有看到苏小姐的身影。但听下人们说,并未看见苏小姐离开过二皇子府,这……”他犹豫的看着风惜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风惜画沉默着,看向了那一堆还在冒着浓烟的废墟。

        这里曾是个开满花儿的小院,如今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看起来十分可怖。

        难道,苏晚月真的出事了?
    为您推荐
  • 人工智能开发出“穿墙看人”新技术 2019-04-07
  • 丰田新皇冠实拍官图发布 外观更加运动化 2019-03-29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