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工智能开发出“穿墙看人”新技术 2019-04-07
  • 丰田新皇冠实拍官图发布 外观更加运动化 2019-03-29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祈求
    字体设置
        而她的担心,也令修麟炀更加欣喜,摇着头,嘴角带着傻笑,“无妨?!?br />
        若一点点伤能换来她的关心,那便真的没有关系。

        阿思的眉心略微皱起。

        无妨?

        再不管的话,他会死的吧!

        只是没有应声,眼睁睁的看着他胸前的白衫被染成了血红。

        不远处束风等人追了过来,将修麟炀团团围住。

        “爷!您受伤了!”

        “快!带爷回去疗伤!”

        束风等人拉着修麟炀要走,可修麟炀却好似双脚生了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拉着阿思的手更是不肯放。

        他怕,这一松手,便永远也见不到了。

        “爷!您会死的!”追风焦急的唤着,随后便看向阿思,几乎是带着祈求,“阿思!你快劝劝爷!”

        爷已经着了魔了,唯有阿思能解。

        他会死的。

        阿思淡淡的想。

        心里有些不安,有些烦躁,她想,这一切大概都是来自于‘他会死的’这四个字。

        可,她本就是来要他性命的不是吗?

        过往的记忆开始一遍遍的在脑海中回放。

        阿思想起了那次落崖,想起了他救她的那几次,于是,释然。

        便是为了报救命之恩,她也不该让他死。

        于是,冲着修麟炀冷漠道,“我随你回去疗伤?!?br />
        只一句话,便让修麟炀的双眸放了光,他听不清楚其他,只听到了‘我随你回去’这几个字,嘴角的笑意便是止不住的张扬开来,“当真?”

        “恩?!钡阃?,表情甚为平静。

        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修麟炀的脸上便只剩下傻笑了。

        束风等人怕是跟了修麟炀这么多年都未曾想过,那个叱咤天下,杀伐果断的修麟炀,有朝一日竟是会变得跟个傻子一般,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不顾形象,不念生死!

        终于,在修麟炀的血流尽之前,众人将他带回了客栈。

        而客栈内,已是一片忙碌。

        当世齐名的两大‘阎王’,眼下却齐刷刷都躺在客栈内命悬一线,一个从背部差点射穿心脏,一个离心脉不过半指的距离。

        而伤了他们的人这会儿正坐在一旁的桌边,一边饮茶,一边吃着糕点,好不惬意。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慧明医术高明,而几大暗卫身上的伤药也算带的齐全,却也是足足抢救了一日一夜,方才算是保住了二人的性命。

        这一日一夜,所有人都紧张得不敢入睡,唯独阿思一人一觉到了天亮。

        洗漱过后推开门,只见门外已是有人等候已久。

        “阿思,爷醒了!”

        “夏姑娘,主子醒了?!?br />
        两边的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随后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阿思的身上,只等着阿思做决定。

        修麟炀一直都想见她,这是昨日她便知道的事儿,可她是跟着孤星城出来的,又伤了他,那人记仇,指不定会怎么对付她,得先趁着他半死不活的时候把事儿说明白才行。

        于是,看了束风一眼,道,“我一会儿再过去?!彼蛋?,便是径自朝着孤星城的房间走去。

        退开房门,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地上还有些未来得及收拾干净的纱布,全都被血染得通红。

        而孤星城就躺在床上,听到动静,缓缓睁开了眼。

        阿思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话说回来,她倒是从未瞧见过如此虚弱的孤星城,面色苍白,便是连双唇都毫无血色,显然昨夜流了不少血,这位活阎王,怕是真去阎王殿走了一遭的。

        “是你自己扑上去的?!卑⑺家豢?,便是要将这事儿与自己撇清干系,“你若因这事儿找我麻烦,我可不会就范?!?br />
        躺在床上的孤星城忍不住轻笑一声,却好似是扯到了伤口,立刻又皱了眉,缓了一会儿方道,“你不去瞧他,就是为了来与朕说这事儿?”

        阿思点头,“说清楚些好?!?br />
        孤星城的小容易多了几分无奈,“是朕自个儿扑上去的,与你无关?!?br />
        有了这话,阿思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虽说不曾怕过什么人,但孤星城的能力远在她之上,若真要与她纠缠起来,会很麻烦。

        不过眼下他亲口承认,他的暗卫又在一旁,想来此事他是真的不会怪她。

        暗暗松了口气,阿思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话说回来,你会扑上去,还真是叫人出乎意料?!?br />
        他是谁?

        是卫国的国君。

        是一个心里只有自己的人。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连亲生儿子都可以毒害,可昨个儿,他居然为了救于青,那般不顾性命的冲了上去。

        闻言,孤星城也是显得很无奈,“莫说是你,连朕自己都没有想到?!?br />
        当看到于青突然出现在窗口,而阿思的短箭已然离弦,他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待他反应过来之时,已然是中了箭。

        可是当下,他却是松了一口气的。

        因为,于青毫发无损。

        看着孤星城的神情,阿思忽然明白了什么,“其实,你很爱她,对不对?”

        他说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扑过去,可,他的眼里并没有后悔。

        孤星城脸上的笑意略微一僵,随后看向阿思,“你不是说,朕向来只爱自己?”

        “现在有了不同的看法?!卑⑺嫉?,“或许,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爱她?!?br />
        后宫之争,与你来我往,直来直去的争斗不一样。

        他身为国君需要权衡多方势力,也许,他已经为了萧婉清而做得足够好了。

        只是,身为国君,他有的他的责任,他的肩上是家国万民,他不能任性,不能只以萧婉清为重。

        而这,与萧婉清所要的又不太一样。

        一来二去,二人之间的误会越来越大,于是一段感情终究走向了悲剧。

        应该就是这样吧。

        作为一个无情无爱的看客,不夹杂任何一丝情感的去看待这一系列的事,阿思想,这才应该是正确的答案。

        否则,一个赝品怎么能得他那般全力的护佑。

        而他,又岂会不顾性命的去救他跟萧婉清的孩子。

        孤星城沉默了,一双眼越过阿思的肩头,好似是落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其实,朕不是很明白,什么才是爱?!?br />
        他很爱萧婉清吗?

        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世上曾经有一个女人不管如何嚣张跋扈他都觉得可爱,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觉得无所谓。

        只是后来,她不见了。

        阿思看着孤星城,不再说话。

        此次之事,或许会成为一次契机,会让孤星城好好思考,他在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爷,您还伤着,不能下地!”

        “爷,您先躺好,我去请阿思过来?!?br />
        “爷……”

        隔壁屋子传来一阵嘈杂。

        孤星城回过神来,冲着阿思一笑,“你若再不去,他怕是会再死一次?!?br />
        阿思恍然,这才想起还该去看一个人。

        于是,起身便要往外走。

        可刚开门,就见于青站在门外。

        见到阿思,于青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眼神却是往屋内瞧,道,“舅母,舅舅要见你?!?br />
        “我这就去?!卑⑺嫉ι?,便是往隔壁走去,转头看向身后,只见于青已经进了孤星城的屋子。

        这父子二人想来也是需要好好谈谈。

        微叹了一口气,阿思这才准备开门进屋。

        可还未等她的双手触碰到房门,房门自个儿便开了。

        屋里的人差点冲了出来,却在看到阿思的一刹那变为静止。

        阿思微愣的看着修麟炀。

        脸色比起孤星城来,好不了多少,身上未穿衣衫,胸口缠着几层厚厚的纱布。

        可因他方才的这一折腾,纱布已是渗出了血来。

        “伤口裂了?!彼?,“我去叫慧明?!彼底?,便要去找慧明来。

        却被修麟炀急急抓住了手臂。

        “别走?!鄙羧咀趴仪?,几乎卑微。

        一旁搀扶着修麟炀的暗影忙道,“我去找慧明?!彼蛋?,便松了手。

        束风等人相互看了一眼,悄然退去,只剩下二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一阵清风吹来,好似是吹醒了阿思,她看了眼修麟炀裸露的上身,道,“先去躺着吧,免得着凉?!彼底?,便作势要扶修麟炀回屋。

        可修麟炀却突然使了劲,将阿思带入怀中,紧紧的搂着。

        “别走,别走……”那闷在胸腔里的声音,委屈的如同一个孩子。

        阿思只觉得一头雾水,“我,只是想扶你回去休息?!?br />
        他却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只顾着自言自语,“断情绝爱,没有关系,这条命你要拿去几次都没有关系,只是,别走……”

        “小奴才,爷没有你不行,没有你,活着不行……”

        “不许去陪着别人,此生此世,你只能陪着爷?!?br />
        “小奴才,爷不准你走。你别走,好不好?”

        声音到最后,几乎成了呢喃。

        阿思呆呆的站在原地,只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好似是一根针,一下一下的扎在她的心脏上。

        可断情绝爱的人,不该感到心痛的,不是吗?

        他的每一句祈求,终究是没能换来她的任何回应。

        修麟炀的双臂越收越紧,他真的害怕再次失去。

        阿思感觉到他胸口的温热正源源不断的流出,眉心更是不自觉的皱起。

        这家伙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真的会再死一次。
    为您推荐
  • 人工智能开发出“穿墙看人”新技术 2019-04-07
  • 丰田新皇冠实拍官图发布 外观更加运动化 2019-03-29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