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工智能开发出“穿墙看人”新技术 2019-04-07
  • 丰田新皇冠实拍官图发布 外观更加运动化 2019-03-29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d.7z.专业走心的碰瓷(求收藏,求鲜花)
    字体设置
        两兄妹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壮汉,目光之中满是惊惧。

        大哥,就算是碰瓷,你也别用这体型来啊。你这将近两米的个儿来碰瓷,谁信??!

        小可,你说我要不要也躺下?

        许然看着许可,开始了两兄妹的眼神交流。

        有道理,这样看起来的话,你更像是受害者。

        许可点了点头,相比起将近两米高的壮汉,许然就称得上是羸弱了。一起躺在地上的话,外人肯定更加相信许然是受害者。

        只不过,许然看着脏兮兮的地面,甚至有一滩不知道是哪个没道德的家伙吐得浓痰,浑身顿起鸡皮疙瘩。

        “大哥,你这演技有点夸张啊?!?br />
        否认了上上策之后,许然半蹲在地,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壮汉,一脸苦笑。

        “而且,就算是碰瓷,你也好歹找个大爷大妈吧?看看你这体格,浑身腱子ròu。我呢?这么瘦,是个人都不会相信的好吧。而且,刚才,可是你撞的我?!?br />
        许然看着壮汉,苦口婆心的说着。

        “你,你把我撞出内伤了?!?br />
        然而,让许然和许可大跌眼镜的是,这壮汉非但没有被揭穿的羞愧,反而是捂着xiong口,一脸痛苦的看着许然。

        “......”

        “那个,大哥,我没有学习过内功,不会隔山打牛。也没有修过仙,体内更没有金丹。这内伤什么的,我怕承担不起啊?!?br />
        许然脸色微苦,怎么还缠上了呢?还内伤,我才受了内伤好吧?!我要被你弄得笑不是笑,哭不是哭的憋出内伤了。

        “我!我要喘不过气了?!?br />
        壮汉说着,一掐自己的脖子,脸色很快因为缺氧而发紫了。

        这一幕,让许然顿时动容了。大哥,碰瓷碰到你这个地步,可真的算是敬业了,碰瓷界真应该给你颁发一个劳模奖章啊。不过,你确定不放放你的手吗?再这么下去,我感觉你自己要被自己掐死了。

        许然用着敬佩的目光看着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伟大碰瓷事业的壮汉,而一旁,许可已经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切。

        “拍好了吗?”

        许然看着许可。

        “放心吧,我的摄影技术是一流的!对了,我先退一退?!?br />
        许可点了点头,扬了扬自己手中的手机。

        “大哥,该放手了啊?!?br />
        得到许可的回答,许然放心了不少。

        “你!我!”

        在感觉到自己真的眼冒金星了,壮汉总算是松开了自己的手,只不过,脸色依然发紫,被气得。

        在大喘几口气,总算是从缺氧状态之中恢复过来之后,壮汉猛地站了起来。

        “你想打架吗?”

        许然看着居高临下的壮汉,zui角一抽。不过他也做好了准备,顺便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我去!什么时候跑到十米外的???

        壮汉不说话,脸色很难看,也有些狰狞。

        就在许然以为自己要遭遇一场恶斗的时候,壮汉陡然跪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了许然的大腿。同时,哭天抢地的叫嚷道:“大哥!我叫你大哥了好不好!你就当是看一场表演,给我点钱也好??!”

        “呃......”

        许然被壮汉的反应给惊呆了,听着壮汉的话,他想了想,嗯,刚才的那一幕,是ting真的,毕竟都要被自己给掐死了。

        但是。

        许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枚五角钱的硬币。

        “我身上也就只剩下这个了?!?br />
        壮汉接过五角钱的硬币,吸了吸鼻涕,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谢谢哥??!”

        而后,在许然感叹的注视下,壮汉三两步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这就解决了?”

        就在许然感叹生活艰难,就连这么个壮汉都要为五角钱而下跪的时候,之前十米之外的许可,出现在了许然的旁边。

        “老妹啊,下次跑的时候能不能先告诉我一下?!?br />
        许然幽怨的回过头,看着身边一脸好奇的许可。

        “啊哈哈哈,我说了啊,老哥你没听到吗?”

        许可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你什么时候说的!你知不知道我刚才要吓死了!万一我被人失手打死了,你让我们老许家怎么传宗接代?”

        许然愤愤的说道?;八?,刚才许可叫他了吗?叫了吗?叫了吗?!

        “我不是看到你王八之气外露,那个社会哥瞬间纳头就拜了吗?”

        “......”

        许然懒得和许可说话,心太累了。

        然而,许然不知道的是,在一个拐角之外,壮汉手里捏着那枚从许然手里拿到的硬币,脸上露出了狞笑,而笑着的时候,一对尖尖的犬牙,从zui里探了出来。.
    为您推荐
  • 人工智能开发出“穿墙看人”新技术 2019-04-07
  • 丰田新皇冠实拍官图发布 外观更加运动化 2019-03-29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