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丈夫的职位
    字体设置
        “能力?!辈苷纤嗟牡溃骸八舷木褪潜任夷芰η??!?br />
        曹嫂子想也不想的就回说:“我不相信?!?br />
        “你如果执意不信,我也没有办法?!辈苷险婵醋畔喟槭嗄甑娜?。

        他能看出来,对方现在的心已经被嫉妒蒙蔽了。

        而他承认别人比他强,内心也不是毫无波动。

        从参军那天起,他每天都在努力让自己变成最优秀的战士,但天分这个东西,有时真是让人无能为力。

        他目光偏开,望向窗外,“你如果想开,我们一起去道歉?;蛘?,我帮你在学校旁边租间屋子,等老夏他们搬到后边的大院,你再回来住?!?br />
        “你想赶我走?”曹嫂子难以置信的说。

        曹政委:“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样子,不应该再受到刺激?!?br />
        停顿了下,他再说道:“我希望你能想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銮?,我现在的成就,已经走在了许多人的前面,人不能只看他人得到的,也要看看自己得到的?!?br />
        比较、嫉妒,不是不能拥有。就老夏年纪轻轻就成为师长,又有多少人暗底里,呕吐了血。

        可除了这些,人最重要的还是要认清事实。

        天时地利人和。

        夏军亮三样全齐,这就是命,不服也得服。

        “还有,老夏娶的媳妇,也并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辈苷钌畹目囱鄄苌┳?,“你好好想想!我先回办公室?!?br />
        曹嫂子:“你别走,把话说清楚?!?br />
        对方的话入耳,曹政委停都没停,直接离开家。

        看着大门,曹嫂子怔怔出神。

        一会儿,她下意识的偏过头,发现儿子正在房间门口,扒头看着她。

        望着儿子那懵懂害怕的眼神,她眼中的泪水,瞬间冲出。

        随着时间慢慢走过。

        楼上的吴团长家,相亲也进入了尾声。

        几人将樊家母女送走。

        吴嫂子问道:“于营长,你觉得那姑娘怎么样?”

        于振摇头,“嫂子,我俩不合适?!?br />
        “我知道了?!蔽馍┳犹究谄?,“下次有合适的,嫂子再给你说?!?br />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吴嫂子她也早就已经对,这次相亲不抱希望了。

        “谢谢嫂子?!庇谡裉岢龈娲?,“嫂子,团长,我先走了?!?br />
        家中没有了外人,吴团长脸色一变,说道:“你真的说过,师长嫂子和陈家弟妹,是不下蛋的母鸡这话?”

        吴嫂子刷的脸色变了,“我……”

        吴团长立刻道:“别说谎。你知道,这样的谎话,一问就会被拆穿?!?br />
        “我就是一时糊涂?!蔽馍┳拥屯?,余光见到男人脸上变的铁青,她低声说:“谁能想到曹嫂子,她会这么没脑子,当着师长嫂子和陈家弟妹说出来?!?br />
        “够了!”吴团长厉声道:“那样的话,你根本就不应该说?!?br />
        他质问道:“师长嫂子和陈家弟妹,有哪里对不起你吗?你说这样难听的话,编排她们?!?br />
        “没有,但这话不是我一个人说的?!蔽馍┳舆鲞龅溃骸按蠹宜嫡饣耙裁挥谢敌?,只是闲唠嗑?!?br />
        吴团长被自家媳妇这话,真是气个半死。

        “我相信你没有坏心,可别人信吗?”吴团长指着门,“你去楼下问问陈家弟妹,问问师长嫂子,你问问她们信吗?你这是觉得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你也想我和赵刚一样,回家种地是不是?”

        听到回家种地,吴嫂子立刻急眼了,“不可能,怎么会那么严重?老吴,你骗我的,是不是?”

        吴团长不答反说道:“有人和我说你生不了儿子……”

        “放屁,我怎么可能生不儿子?!蔽馍┳蛹钡溃骸澳愀嫠呶宜档?,我非撕烂了他的嘴?!?br />
        吴团长没说话,而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吴嫂子。

        吴嫂子醒悟了过来,下意识狡辩道:“这不一样?!?br />
        “确实不一样?!蔽馔懦に档溃骸安荒苌⒆?,比能生女儿不能生儿子,要恶毒?!?br />
        恶毒这两个字,一下子就将吴嫂子打蒙了。

        她就是嘴碎了点,怎么就变成恶毒了?

        可她看着自家丈夫,这样的话问不出口。

        张了几次嘴,她终于问道:“老吴,那现在该怎么办?”

        “道歉!”吴团长说的坚定。

        吴嫂子:“好,我道歉,我给师长嫂子和陈家弟妹都道歉??伞烧┳幽?,我不道歉?!?br />
        吴团长点点头,“以后不许再胡说八道了?!?br />
        “可我不说难受?!蔽馍┳铀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她心虚的闭上嘴。

        吴团长想想自家媳妇这样,还是闲的,于是道:“下半年把宝妮送到幼儿园,我帮你找个工作?!?br />
        想了想,他又加了句,“如果想说,你就晚上说给我听?!?br />
        吴嫂子听了这话,真是惊讶又高兴。

        以前她也经常和男人叨叨,但男人总是不耐烦听。

        于是她变成了,在外面说够了,回家几乎就不再说。

        她痛快的应下,“好?!?br />
        心中舒服了,她开始想善后,“老吴,我们什么时候去道歉?”

        ……

        樊家母女从军区出来,两人骑上自行车回家。

        因为樊父樊母,都是军区医院的医生,所以他们住在医院的家属院里。

        回到家中,樊父因为值班,还没有回家。

        樊母看着想要回房的女儿叫道:“珠珠,你先别回房,坐过来,我们谈一谈?!?br />
        “妈,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人我没看上?!毙挠兴舻姆乐?,不耐烦的说道。

        樊母看着女儿的样子,问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妈,你别管了?!狈乐橄氲?,她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心中就更烦。

        樊母一看,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她叹气道:“可惜了?!?br />
        “什么可惜了?”樊父从门外走进来,问道。

        樊母见到丈夫,又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今天和珠珠相亲的,这个于营长是谁吗?”

        “难不成曾经是你手底下的病人?”樊父同时也在脑中想符合条件的人,因为他们是军区医院,经?;峤哟サ骄恼绞?,所以如果真是曾经医治过的病人,也不为奇。

        “他不是我手底下的病人,但他父亲是?!狈敢膊蝗仆渥?,直接说:“是于家人?!?br />
        “哦?”樊父来了兴致,“你确定吗?”

        “于市长住院的时候,我见过这小伙子?!狈杆底?,恨铁不成钢的看女儿,“可惜你女儿她没看上人家?!?br />
        樊父:“是不是小伙子长的不好看?”

        他女儿这么漂亮,可不能找个难看的对象。

        “不是。于振长的不错,人又精神,就是有点黑?!狈缚捶?,“你知道,军区的战士就没几个白的,这不算挑?!?br />
        樊父听了点头,然后看女儿,“珠珠,你哪里没看上这个于营长?”

        没等樊美珠回答,樊父突然想起来,看向樊母问道:“我记得于市长有个儿子,刚从战场上回来,是今天和珠珠相亲的,这个于营长吗?”

        “就是他。你说这小伙子多优秀??!”樊母真是觉得可惜。

        樊父深以为然,他又对女儿道:“珠珠,这于营长是从战场回来的大英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你可一定不要任性。小毛病小缺点的,不要太在意,先和对方相处看看?!?br />
        “大毛病大缺点。这于营长,我哪里都没看上?!狈乐樯乃低?,就想跑走。

        “站??!”樊父瞪眼,“你这是什么态度?”

        “好了,别说女儿了?!狈溉暗溃骸坝谟ふ饷从判?,也不一定能看上我们珠珠?!?br />
        樊美珠跟着道:“对,兴许人家大英雄根本就没看上我?!?br />
        “珠珠,别说了?!狈概铝饺巳缕鹄?,赶紧隔开,“你先回房去!”

        樊美珠扬起头,快步的走回房。

        樊父指着女儿的背影,“你看她这是什么样子?”

        “女儿不愿意就算了?!狈缚拷?,“我和你说,珠珠这是有喜欢的人了。我猜应该是学校的男生?”

        樊父:“你确定吗?”

        “十有**?!狈甘娉鲆豢诔て?,“男孩是大学生,只要人品不差,也不错。我只是怕对方,可能不喜欢咱珠珠?!?br />
        樊父不赞同的说:“咱珠珠长的好,学校也好,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她?!?br />
        “希望!”樊母想了想说道:“小沈是珠珠的教授,他也许知道点情况,我回头问问他?!?br />
        樊父:“你看着办!不过我还是觉得,今天这个相亲对象好?!?br />
        “谁说不是呢!”樊母也这样觉得。

        人好、家世好、前途好,如果不是没有第二个女儿,她真舍不得放弃。

        ……

        晚上,苏悠接连收到了楼上吴嫂子,和楼下曹嫂子的道歉和恭喜。

        因为并没有实际受到伤害。

        再加上,已经定下来,三天后就搬到后边的大院住。

        如果没有意外,以后见面几乎都会很少了。

        苏悠抿了抿唇,就算过去了。

        至于她们和对门王敏的事情,还有她们彼此间的事情,苏悠并不关心。

        第二天,苏悠到学校后。

        发现樊美珠居然坐到了,离她平常坐的座位不远的地方。

        她看了眼,就再次坐到了自己常坐位置。

        等她坐下,旁边的于珍枝就低声道:“你可算来,你知不知道,我在这听的多恶心?”

        “怎么了?”苏悠成功被恶心这两字,引起了好奇。

        于珍枝:“据樊美珠的好朋友说,昨天樊美珠,相亲了一个军区的营长,但樊美珠她自己没看上。这有别人听说了,想让樊美珠帮忙介绍?!?br />
        “这怎么介绍?”苏悠纳闷了。

        “所以恶心呀!”于珍枝说完,又遗憾道:“你别说,我要不是有对象了,也想你帮忙介绍个兵哥?!?br />
        她的话刚落,就见樊美珠转头,看着苏悠道:“你们与其求我,不如去求苏悠同学,她可是实打实的军嫂?!?br />
        她这话算是提醒了许多人。

        不光是围在樊美珠身边,那几个大胆的女同学,不少坐在自己位子上的女同学,心底也动了动。

        这个年代,嫁一个军人,是非常光荣的事情。

        而且,她们是大学生,如果嫁个附近军区的军官,还不用担心与丈夫聚少离多。

        “不过,我听说苏悠同学,好像住在咱学校附近,是不是还没有随军资格呀?”樊美珠貌似担心的道:“军区想要随军,丈夫需要是营职干部,这苏悠同学的丈夫,不会只是个小连长?”

        说完,她惊讶的捂住嘴,“苏悠同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br />
        苏悠就住在学校旁边的事情,学校里的不少人都知道。

        因为她每天都走路来上课,走路下课。

        甚至还有喜欢苏悠的男同学,曾偷偷顺路,路过不少次苏悠的家门口。

        所以,对于樊美珠的猜想,所有人都觉得正常。

        甚至连于珍枝,也是这么想的。

        她站起来,大声道:“樊美珠,连长怎么了?连长也保家卫国,是人民的英雄。别以为你昨天相了个营长,今天就瞧不起连长?;顾凳裁?,看不上人家营长,你以为人营长,就看的上你吗?”

        “哎!于珍枝,你这话也就不对了?!蔽г诜乐樯肀叩?,一个女同学道:“樊美珠同志,她长的漂亮、学习好,现在还是沈教授的翻译项目的助手,而且家里父母都是大医生。军区营长肯定看的上她?!?br />
        “但她人品不好?!彼沼凄托Φ溃骸拔掖蚨姆乐橥?,昨天相的营长,看不上她?!?br />
        “你胡说!”在樊美珠的认知里,就像那位女同学说的,她条件优秀,所以只有她拒绝别人,断没有别人拒绝她。除了,文学院的陆清皓。

        樊美珠咬牙,但她相信,陆清皓最后肯定也会属于她。

        苏悠勾唇笑,“我是不是胡说,樊美珠同学可以回去问问?!?br />
        昨天晚上,她就在吴嫂子口中,知道了于振觉得和樊美珠不合适的话。

        “还有我丈夫是什么职位,和樊同学你,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彼沼莆⑽⑿?,“请不要再胡乱猜测,否则,我会误认为,这是万年老二的……嫉妒!”

        最后这一句“万年老二的嫉妒”简直就是飓风一般的破坏力。

        樊美珠气的脑袋发昏,“苏悠,你给我等着?!?br />
        沈教授从门外走进来,“上课了,大家都坐好?!?br />
        “沈哥哥?”樊美珠看到来人,顾不得场合,委屈的叫道。

        这“哥哥”一出,众人俱是一惊。

        仿佛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般。

        沈教授皱起眉头,“樊美珠同志,请你坐下?!?br />
        樊美珠这才意识到,她刚才叫错了,不安的坐下。

        于珍枝小声道:“怪不得,沈教授的项目,不找你这个第一名,而是找万年老二当助手,原来是哥哥妹妹的,不普通关系?!?br />
        不光是于珍枝这么想,整个系里,所有知道的人,都这么想。

        苏悠暗笑,这樊美珠刚才,真是被自己气糊涂了。

        沈教授看着讲台底下,窃窃私语的众人,他青着脸,敲了敲讲桌,“上课……”

        下课后,沈教授一秒都没有停留,快步走出教室。

        樊美珠瞪一眼苏悠,也快步追了出去。

        等他们两人走了,教室里剩下的同学,都放开声音,开始议论起来。

        于珍枝听着,笑开花,“这回人人都知道,樊美珠她用不正当手段,抢了你的机会,看她以后还怎么有脸,昂着头骄傲?!?br />
        苏悠:“那个项目,沈教授之前找过我,是我主动没要?!?br />
        “你为什么不要?”于珍枝不解道:“等书翻译出来,在上面署上名,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好事?!?br />
        苏悠笑了笑说:“我嫌麻烦?!?br />
        “麻烦?”于珍枝用笔,点了点桌子,“也是,你如果真的参加了,谁知道最后会不会,被樊妹妹截了胡?!?br />
        呃……

        苏悠还真没想截胡的事。

        不过她对于珍枝同学的想象,抱以认同。

        樊美珠同学,哭哭闹闹,那位沈教授,沈哥哥,还真是有可能这么做。

        她向来不吝啬,用恶意揣测别人。

        于珍枝清咳了一声,不自在的道:“樊美珠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连长也很了不起?!?br />
        其实她心里觉得,苏悠这样有貌又有才,嫁给一个连长可惜了。

        苏悠看着于珍枝小心翼翼,一副怕伤她自尊的样子,眉梢上挑说道:“连长确实很了不起,不过我丈夫不是连长,而且我也在军区随军?!?br />
        “那你怎么住在学校旁边?”于珍枝有点难以相信。

        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苏悠同学的丈夫职位不高。

        苏悠干脆道:“上课方便?!?br />
        好一个上课方便,亏她于珍枝顾忌着同学的感受,从来不敢提这方面的话题。

        “那你丈夫是什么职位?营长吗?”

        ------题外话------

        不想再说什么了,捶自己!
    为您推荐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0
  • 斜杠青年,应先专而后广 2019-03-20
  • 央行发布5月份金融数据 市场流动性总体稳定 2019-03-16
  • 享受激情世界杯 远离心脑血管疾病 2019-03-16
  • 不动产登记进入新阶段房地产税开始倒计时 2019-02-22
  • 钢铁走妖,谁接下一棒 2019-02-22